莘县盘式浓缩机
 滨州市机内涂布设备
 临沭县卫生纸卷纸机
 黄山市打浆机
 岱岳区圆网浓缩机
 九江市多圆盘浓缩
 亳州市圆网浓缩机
 临朐县污泥脱水机
 武威市污泥脱水机
 乐陵市废纸脱墨线
 黄岛区圆网浓缩机
 黄冈市精浆机
 螺旋桨式推进器的问题
 低压损型中低浓除渣器促销
 章丘市打浆机
 高速分散机总汇图片大全
 江门市盘式浓缩机
 长春市黑液过滤机
 方巾纸机质量可靠
 薛城区中浓压力筛
 废纸脱墨线在生态上的问题
 河北省污泥脱水机
 赣州市浮选脱墨设备
 十大高浓推进器品牌加盟
 盘纸分切机的价格很高吗
 芜湖市卫生纸机械
 重力圆网浓缩机的应用领域有哪些
 景德镇锥形除渣器
 湖南省污泥脱水机
 废纸脱墨线的技术特点
 莒南县平列式除渣器
 呼伦贝尔造纸机
 使用卫生纸机械前需要我们做什么
 重力圆网浓缩机厂家直销热线
 阿里地区卫生纸复卷机
 螺旋锥体重质除渣器是干什么的
 黑液过滤机项目可行性
 高浓除渣器工作特点
 好评率高的废纸脱墨线
 延边市废纸脱墨线
 东营区餐巾纸机
 批量出售制浆设备
 南通市重力圆网浓缩机
 矿山机械设备
 钦州市卫生纸复卷机
 螺旋桨式推进器使用后会出现什么…
 螺旋网带洗浆机哪里有售
 轻钢龙骨设备
 造纸设备怎样购买真的
 卫生纸机械要求
 卫生纸机械网上报价
 废纸脱墨线需要维修
 卧式螺旋卸料沉降离心机的常用知…
 和田市餐巾纸机
 买卧式螺旋卸料沉降离心机要注意…
 高浓除渣器的产品商机
 碎浆设备怎样购买
 螺旋桨式推进器的品质怎么看
 曲阜市自洗式弧形筛
 重力圆网浓缩机产品信息网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诚设经销商    |    联系我们     以质为本 科技创新

行业资讯 行业动态 行业标准 行业分析 热点追踪 企业知识 相关资讯 企业荣誉 售后服务

产品分类          更多>>
  重质除渣器
  轻质除渣器
  多功能除渣器
  高浓除渣器
  单螺旋挤浆机设备
  浆料浓缩设备
  污泥脱水设备
  黑液提取设备
  挤压压榨机
  螺旋输送机设备
  石灰消化机化灰机
联系我们           更多>>
传真:0536-4287227
24小时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13258086928 张经理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15589667188 李经理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除渣器 重质除渣器 轻质除渣器
邮箱:262318@qq.com
邮编:262100
公司网址:www.aqfgj.com
公司地址:山东安丘市大城埠
您现在的位置: 安丘市政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 行业分析 >> 正文

单链辊道输送机网购平台大货栈清算在即 揭开电商苦撑困局一角

止逆阀24券承认近期裁撤部分分站 缩减比例近七成

本该庆祝公司一周岁生日,却在不确定的气氛中目睹同事一一离职、甚至CEO也挥手告别,网上购物平台“大货栈”的故事行近尾声。这家一度与1号店并称“沪上电子商超双雄”的网站将因股东丧失信心、资金断流而面临危机,目前大货栈已经完全终止主站运营,其在上海的办公场所也人去楼空。

尽管这家公司已经积极地处理各种劳务、债务关系,但由于纳税及消费者投诉等情况,大货栈的现状还是引起了有关部门的注意。《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相关部门正在外围询调,试图查清这家当初承诺投资金额不菲的公司倒闭的真实原因。

一家B2C公司为何在电商大热的今年走向没落,具体到电子商务行业,“烧钱太凶、难以为继”是绕不过的话题。作为投资方,实力雄厚如世界500强企业的金光集团(APP)也会对那些难以打平的款项皱眉头,“内部管理是一方面,但电子商务难见盈利节点以及宏观经济大环境不好,也是投资方不愿意继续做大货栈的重要原因。”一位大货栈内部中干反思,“现在许多电商网站都只是个外表漂亮的架子,本身一直在亏,全靠融资撑着,把钱一掐、立马就塌。”

网站停止结算

“买了东西却没办法结算,网站上的客服永远是离线状态,栈币还退给我吗?大货栈怎么了?”孟女士抛出一串疑问。

近期,类似的抱怨还不少。有消费者反映,该网站上的商品价格近乎“神经错乱”——化妆品几元钱就可以买、市场价五六百元的豆浆机在大货栈上的标价仅数十元……超低的价格吸引了众多点击,兴高采烈的用户最后却发现无法下单。

实际情况是,大货栈早已停止了主站运营。在其网站右上角的公告区已明确表示:公司于今年7月1日起取消对代理的返利及奖励;8月下旬,关闭了系统结算功能;公司承诺限时退还用户账户内余留的“栈币”。

为了解大货栈的现状,《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来到了该公司位于上海市静安区悦达广场九楼的办公地点,发现早已人去楼空,近2000平方米的办公区域内空空荡荡,只有前台还挂着“大货栈”及其投资方“金光APP”的标识,还有几名员工在内走动,似在处理杂务,不时讨论着关于社保和公积金如何计算的话题。

一名自称留下处理最后事务的员工接待了记者,并坦率表示,“你也看到了,公司做不下去了,马上就要关门,现在正处理一些债权债务关系。”

该员工表示,“除几位行政人员协助处理杂务外,大货栈的绝大部分员工都已被辞退,公司的CEO胡兴民和其他高管早已离开。辞职的员工按照《劳动法》获得规定的赔偿,没有产生劳动争议。现在留下办公的主要是股东方在数月前派出的清场小组。”

一位离职不久的大货栈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公司CEO胡兴民在今年6月底时宣布辞职,同时公司叫停了采购、审单及入库行为,并对仓库货物和办公用品进行盘点。

“今年初,就有嗅到苗头不对的同事开始联系其他公司,一个一个跳槽了。”这位前员工透露,大货栈在2011年初开始与拉手网、满座等团购网站合作、低价销售商品,“最早我以为是为开拓销售渠道,但到了3、4月份时突然发现,这些低价团购相当于变相清货,饼干、糖果、护肤品……希望把所有库存都甩出去,越快越好。”

“金光”身影

大货栈自诞生那刻起,无论是在公开场合、广告宣传,还是对外招聘中,都自称“公司系由金光集团(APP)投资、偏重快消品的B2C购物网站”。直到现在,公司网站上仍有大段相关表述:大货栈是金光集团为迎向21世纪多元化发展成立的电子商务渠道。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到,2010年7月,大货栈成立之时曾集中发布过一波新闻:电子商务行业再杀入新军。以百货为主的B2C电子商务网站“大货栈”6月30日正式上线,其背后由全球500强企业、被称为印尼第一财团的金光集团投资。

不过,在一年多后的今天,无论是留守员工还是金光方面,都刻意撇清彼此关系。

“也有一些投资者来看过,但大股东经过开会讨论,觉得没必要再继续投入,最终决定将大货栈关掉。”上述接待记者的员工表示,理解大股东的关店决定,但他坚决否认大货栈的投资方为金光集团(APP)。

注册名为“金光大货栈”的官方微博已被悄然变更,上述员工含糊表示,“以前网站强调金光集团,没有经过对方同意。大货栈另有投资方,投资方与金光有一些复杂的关系,三言两语讲不清。”到底有多复杂?他欲言又止,“总之大货栈和金光集团在法律上一点关系也没有。”

当前,大货栈的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其运营实体“上海金禹贸易有限公司”的股东发起人为注册在香港的“耀福集团控股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龚神佑。记者了解到,这是新近变更过的信息,此前,上海金禹的法定代表人为黄志源,金光集团创办人黄奕聪长子。法定代表人的信息于今年4月被变更。

此外,《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当地政府相关部门正在外围询调,试图查清这家当初承诺投资金额不菲的公司倒下的真实原因。

管理理念冲突

无论大货栈与金光集团之间到底有没有投资关系,这家成立之初声势浩大的电商网站黯然收场,不得不让人反思今年资本火爆的B2C领域。

“内部管理是一方面原因。”一位前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当了主管不一定做得好总管,理论丰富不一定实践有效果。”

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金光集团APP起意进入电子商务领域;11月,胡兴民加盟金光、主持筹建大货栈;至年底,大货栈高管陆续到位;2010年6月,大货栈网站正式上线。据悉,当初筹建大货栈的想法很简单:网上城市超市,让用户动动鼠标就可以把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买回家。

“在类似一些生活纸品的货源上,大货栈能享受到来自金光集团(APP)的特别优待,售价低于市场价。利用APP的招牌,大货栈能相对顺利地以低价拿下其他供货商,在与知名品牌的商务合作商中也是如此,这比一般的创业公司条件已经好得太多了。”

“在电商网站中,大货栈是比较有想法的,比如‘自提货物’、返利、‘赚外快’,即发展个人或公司成为代理一起做销售……不过,大部分想法经不住实际检验。”该员工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有进账,但最后都是送钱出去。一家两百多人的公司,十几个总监,出了点事也不知道该找谁。”

在他看来,管理者与投资方在理念上也不是一个步调,“胡兴民只是聘来的经理人,他们都不是公司的实际拥有者,因此在很多事情上说了不算。此外,薪资结构也存在差异。几个月前,胡兴民希望给大货栈的几名骨干员工调整薪水,集团总部有人认为太高。胡兴民据理力争,对方才不再说什么。胡兴民认为大货栈需要更大的灵活性,包括激励机制方面,而他承认让集团完全同意其想法还需要些时间。”

相关新闻

大货栈败因:烧钱不够豪气?

每经记者 庄春晖 发自上海

大货栈不是没有机会运营下去,其所遭遇的管理问题在这个行业里并不算特例,但它的难题在于:大股东不愿继续投钱,新的投资者也难以加入进来。

“这个行业很变态”

“电子商务网站一年做不起来,就不会做起来了。”金光集团(APP)已对大货栈失去了信心,这个印尼第一大财团事先做过功课、有烧钱的心理准备,但还是受不了“大家比的不是谁挣得多,而是比谁烧得多”的状态,一位接近大货栈的知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其他网站反正不是自己的钱,明明往死里亏,却装做很轻松,这个行业很变态。”

据他透露,金光集团(APP)不算小气,在最初的规划中是为大货栈铺好了底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元,承诺初期投资1.2亿元。但在实际的进程中,情况却有所变化。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大股东谨慎地控制大货栈的花销,按月付给,额度为每月数百万人民币。员工工资、物流和IT支撑是日常运营中最大的三块。公司要正常运作,还要缴纳营业税、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员工个税、公积养老金等,企业利润还能剩多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大货栈位于悦达广场办公室及在上海南部的库房均为租借,每月花费在几十万元。在物流配送方面,大货栈采用的均为第三方物流公司,另外支付费用。

是否需要、何时需要自建物流、配送团队,考验着一个电商平台的判断力和资金实力,在这个问题上,各家都有自己的考虑。

豪气者如京东商城,早在2009年开始自建物流,目前有超过70%的业务由公司自行配送;近期刚获得1亿美元二轮融资的走秀网也表示,将大力自建物流配送体系;当当网联合总裁俞渝曾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今年内资本支出将近2000万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是用在土地购买及新仓库的建设上。

以上是电商大网站的雄心壮志,对于像大货栈这样的创业公司,算盘还得细细打。在物流配送上,大货栈就创新提出了“自提”模式,即开放社区中的便利店为自提点,鼓励其代收快递,已解决物流中的“最后一公里”配送难题,甚至在今后可以发展这些自提点成为大货栈的线下加盟。

利润最大化与估值最大化

然而,美好的计划很快成为泡影。一位大货栈的员工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计划的漏洞在于:第一、加入网点太少,便利无从谈起;第二、饮料、粮油等的运送成本过高,到自提点也太占空间,不受欢迎;三、大货栈会为自提点的收付货物支付给对方一定比例的费用,“本身送一单的利润就不高,还要倒贴钱,不赔才怪。”

大货栈的确在赔钱,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该公司在2011年上半年的亏损达到1000多万元,依照其规模与营收,这样的亏损额在业内已属于“控制得不错”的水平。“网上超市的整体毛利率差不多有20个点,这样捏紧了还在亏,就能看出整个行业是什么状态。”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互联网与传统行业的最大不同点是,传统企业做生意追求利润最大化,而互联网企业追求估值最大化,这点在电子商务上体现得尤为明显。”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坦诚,“金光集团这类传统企业非常注重每分投入所产生的实际收益,而电商行业就是烧钱竞赛。不少电商拿着风投的钱,风投一般以销售额作为判断估值的主要依据。这样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公司需要大量地投放广告来拉动销售额和流量,而不是考虑平衡收支。”

再看大货栈的路线,金光集团(APP)要求胡兴民每个月需汇报的重要数据包括“固定成本”、“变动费用”、“销售收入”等,且要求必须能看到一个清晰的盈利点,胡兴民曾表示,“如果营业额必须到100亿量级才可能获利,这是集团不愿意看到的。”

“电子商务难见盈利节点、以及宏观经济大环境不好,是APP不愿意再继续做大货栈的重要原因。”一位大货栈内部中干认为,“现在的许多电商网站本身一直在亏,全靠融资撑着。”

这样的反思其实在业内早有共鸣。“现在想要盈利也可以马上实现,只要将广告费用减到最少。但是电商竞争就是烧钱竞赛,现在没有人敢盈利。”业内人士表示。

经典老歌在线教你完美解决网站迁移造成的后果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玻璃钢消火栓稳定土搅拌站劳保用品木质纤维素机油泵智能控制干粉砂浆设备聚氨酯工程机械方向盘玻璃钢储罐花生机械焊条腻子粉混合机
    安丘市政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除渣器重质除渣器轻质除渣器 版权所有
    手机:13258086928 15589667188 传真:0536-4287227 邮编:262100
    邮箱:262318@qq.com 地址:山东安丘市大城埠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
    友情链接:玻璃钢冷却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