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纸机械的包装尺寸是多少
 临汾市盘式浓缩机
 常年招收螺旋桨式推进器代理
 造纸设备材料分类
 乌兰察布市打浆机
 莆田市浮选脱墨设备
 费县多圆盘浓缩
 秦皇岛市重轻杂质除渣器
 泰山区螺旋锥体重质除渣器
 哪里可以买到螺旋网带洗浆机
 高浓推进器直销批发
 造纸机械型号分几种
 常德市轻质除渣器
 庆云县重力圆网浓缩机
 低压损型中低浓除渣器的支付方式
 高浓除渣器的功能特点
 造纸设备怎么购买
 自洗式弧形筛操作图片
 普洱市螺旋网带洗浆机
 昌吉市黑液过滤机
 舟山市螺旋网带洗浆机
 宁阳县重轻杂质除渣器
 使用多功能除渣器安全注意事项
 造纸设备专业制作
 吕梁市餐巾纸机
 南充市污泥脱水机
 西藏自治区浆料浓缩设备
 餐巾纸切纸机
 天桥区造纸机械
 自洗式弧形筛十大品牌榜中榜
 昭通市多功能除渣器
 安阳市螺旋桨式推进器
 费县方巾纸机
 自洗式弧形筛应该怎样使用
 重力圆网浓缩机在建筑中的应用
 废纸脱墨线的主要应用领域
 兴义市螺旋锥体重质除渣器
 低压损型中低浓除渣器构造
 陵县卫生纸卷纸机
 益阳市低压损型中低浓除渣器
 铜仁地区污泥脱水机
 低压损型中低浓除渣器可以享受国…
 污泥脱水机闲置时如何存放是正确…
 惠民县盘纸分切机
 潍城区平列式除渣器
 临夏市方巾纸机
 蔡氏石头造纸机械设备有限公司
 临清市纸成型机械
 造纸机械经典品牌
 便宜又实用的螺旋桨式推进器
 晋城市平列式除渣器
 黔西南州高速分散机
 无棣县机内涂布设备
 石嘴山重轻杂质除渣器
 日照市餐巾纸机
 扬州市螺旋桨式推进器
 吉林省打浆机
 造纸设备行业标准
 思茅市圆网浓缩机
 品牌供应重力圆网浓缩机
网站首页    |    公司简介    |    产品展示    |    诚设经销商    |    联系我们     以质为本 科技创新

行业资讯 行业动态 行业标准 行业分析 热点追踪 企业知识 相关资讯 企业荣誉 售后服务

产品分类          更多>>
  重质除渣器
  轻质除渣器
  多功能除渣器
  高浓除渣器
  单螺旋挤浆机设备
  浆料浓缩设备
  污泥脱水设备
  黑液提取设备
  挤压压榨机
  螺旋输送机设备
  石灰消化机化灰机
联系我们           更多>>
传真:0536-4287227
24小时全国客户服务热线:
13258086928 张经理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15589667188 李经理 欢迎留言,留下手机号给你打去
除渣器 重质除渣器 轻质除渣器
邮箱:262318@qq.com
邮编:262100
公司网址:www.aqfgj.com
公司地址:山东安丘市大城埠
您现在的位置: 安丘市政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 行业标准 >> 正文

移动式带式输送机黑客产业解密:中国黑客的黑色产业链规模价值上百亿元

藏木水电站 防渗墙羽绒服洗涤剂-什么是中性洗涤剂

2010年12月28日,德国混沌计算机俱乐部在柏林举办第27届混沌黑客年会,混沌黑客年会每年可以吸引3000名参会者。

“我那朋友一夜刷库曾获利600万,第二天就买了一辆跑车过来显摆。”Chown Group(COG)倡导者李麒向早报记者介绍了黑客暴富的经历,李麒网名Liwrml,是中国最早的黑客组织“绿色兵团”创始人之一。

昨日,由以网络信息安全领域为焦点的非营利性研究机构Chown Group主办的COG-2011信息安全论坛在上海召开,近400名“黑客和信息安全从业人员”参与,包括中国最顶级的黑客组织领袖:绿色兵团创始人Goodwell、鹰派代表万涛、红盟代表Lion和Knownsec代表李麒等人。

所谓刷库就是黑客入侵网站服务器,盗取数据库内的资料。按照李麒的说法,这是最顶尖的黑客技术之一,也是最尖端的黑客产业,“我承认人都有羡慕之心,但我不会这么做,人要有底线。”

李麒称,目前中国黑客的黑色产业链规模价值上百亿元,在利益的驱动下,中国互联网现在面临“失控”的局面。

黑客产业流水化

根据COG的统计,在2008年,中国黑客发现通过黑客行为有利可图后,开始从事非主营业务,即所谓的黑色产业链,而在此之前,中国黑客大多以分享信息技术为主。

不过,对于李麒这批黑客元老而言,那时早已过了他们的“活跃期”。李麒表示,上世纪90年代刚接触互联网寻找漏洞时纯粹出于技术好玩,还没有黑产的概念。“有些人可能在现实社会中得不到尊重,但在网络上感觉像神一样,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于是开始做黑色产业。”

“最活跃的是2004年和2005年,那时监管处于真空状态。现在一大批人已经洗手不干,因为那两年他们已经赚了足够的钱。”李麒说。

李麒将目前中国黑客分为三类,做黑色产业的“黑客”,灰色产业的“灰客”以及有政府背景的“白客”。

“灰色产业不是黑色产业,前者做的是插件,即所谓的流氓软件。”李麒称,这种置于电脑内存中的强制安装的广告模块明码标价可以卖到80元一个。李麒透露,某知名播放软件一天曾获利60万元,而另一家以盗版Windows起家的软件公司首个月收入就达到七位数,就连该公司老板自己都感叹从未见过如此多的钱。

但是灰客与黑客始终有区别,后者从事的是违反法律的内容,最知名的就是2008年破获的“大小姐”黑客木马程序,李麒将其描述为典型的黑客产业链。

据李麒介绍,“大小姐”有着严格的代理制度,从金牌总代到区域总代,而在制造木马过程中,又有分工,一款大木马程序有12个小木马,针对不同的游戏都可以绕过主动防御。“制造的挣一波,卖木马的再挣一波,盗号的又能赚一笔。”

业内将盗号称为“信封”,最贵的时候,“一份信”可以卖到100多元,“一晚上挣个十几万都是玩玩的。”盗信完毕后,接下来就是“洗信”,将盗取账号中的装备倒入小号,再通过地下钱庄将获得的非法收益洗白,“这些都是一条龙服务,流水线作业。”

除了一条龙外,当然还有单干的。“黑吃黑很常见,就是黑你游戏的服务器,也有做网络黑社会的,对私服勒索,收取保护费。”李麒说道。

初级黑客小松(化名)告诉早报记者,最近黑韩国购物网站的比较多,“一般都是出钱收购数据,一条数据1至5元不等。”小松也称,常见的黑色产业就是木马和盗号等。

“新浪微博数据曾被盗”

黑色产业链的“蓬勃发展”已经将互联网推向失控的边缘,黑客的猖獗、安全厂商的无力以及市场发展的畸形是无形的推手。

两位知情人士告诉早报记者,新浪微博数月前就遭遇“刷库”。知情人士表示,由于新浪负责网络安全的人员偏少,且网络安全重视程度相对不高,所以发生了数据库被盗的事件。

但新浪微博昨日对此表示否认。

目前不可否认的事实是,从事网络安全的职业人士的收入远低于黑色产业从事者,尽管两者的技能和水平都相仿,这也驱使不少有技术能力的黑客走上黑产之路,或者是业余时间兼职黑色产业。

某国内知名网络安全厂商人士告诉记者,网络安全公司约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人员兼职黑产,这些兼职收入浮动幅度也比较大,有时可以达到每月20万元。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网络安全厂商和黑客属于相辅相成的关系,正是不断提升的黑客水平迫使厂商疲于应对防范。

李麒称,黑客产业带动安全产业发展,“虽然我们一直说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但如果中国安全产业再不进步,就很难说了。”李麒直言目前安全厂商很 “无耻”,因为不少测试并未真正过关,且行业内并非合理竞争,“以前防火墙国内可以卖30万元一台,但现在只有几万元,甚至有的厂家喊出了免费送。”

当然,值得关注的还有网络黑客的低龄化,而这也是COG目前的使命之一。

小松就是一名大学学生,昨日会场现场有不少像小松一样的90后黑客,“这些人都是黑色产业的主力军,因为他们时间很充裕。”上述网络安全厂商人士说道。

李麒表示,COG现在要站出来,告诉新生代黑客目前的形势和使命,“他们只知道挣钱,我们希望通过我们自身去影响他们,给予指导,告诉他们一个正确的社会观和价值观。

ac发泡剂静电粉末喷涂机-潍坊立新粉末涂料厂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玻璃钢消火栓稳定土搅拌站劳保用品木质纤维素机油泵智能控制干粉砂浆设备聚氨酯工程机械方向盘玻璃钢储罐花生机械焊条腻子粉混合机
    安丘市政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 主营:除渣器重质除渣器轻质除渣器 版权所有
    手机:13258086928 15589667188 传真:0536-4287227 邮编:262100
    邮箱:262318@qq.com 地址:山东安丘市大城埠 技术支持:安丘在线
    友情链接:玻璃钢冷却塔